贾樟柯:个体仿佛孤岛,桥梁承接他者

一个人精神能力的界限尤其决定性地限定了他领略高级快乐的能力。

——叔本华《作为意欲和表象的世界》

后疫情时代,中国文化自信奔涌。

信心背后,我们亦焦虑全球化的中断,因为文化的进化需要流动。正如贾樟柯导演所言:全球的人和人的连接,不同文化之间的连接,是那样的重要,我们不希望每个人变成孤岛,我们也不希望任何一个国家变成孤岛,人类应该是一个共同体的命运,我们应该聚集在一起。

中国人在各个领域都展现了上下五千年历史文明厚积独孕的民族格局,这种民族向心力的背后承载着中国人向往美好生活的原生基因。在这份追寻中,每个人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大家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去成长,去思考,去成为更好的自己。

11月9日晚上线的电影式人文纪录片《背后是中国》节目第一期「桥梁」聚焦3位精神世界的搭建者,在他们万物生长的精神世界里搜寻:去成为一个时代问题解决者。

建一座「心桥」,

一头通向我的心脏,满腹热忱

一头通向他们的世界,搭建成我梦寐的所有美好模样。

孙岭峰站在桥上思索“爱心棒球”扛起梦想

2015年,孙岭峰和几位朋友正式创办了“强棒天使棒球基地,为“事实孤儿”提供免费接受棒球训练和文化课教育。

选人和获得信任是最初的一个难题。公益组织或慈善机构推荐人选后,他获得孩子们的家庭信息,再逐一登门。尽管提前有心理准备,但真正走入这些孩子家时,孙岭峰还是被震惊到了。“有的父母早亡辗转住在不同的亲戚家,这家吃一顿那家吃一顿;有的孩子家里唯一的成年人有严重精神疾病,只能在村里流浪。”

他知道这些孩子有着不可低估的力量,他们比一般孩子经历得多,不怕摔,能吃运动员的苦,但缺少的是机会。

机会也可以培养,机会需要培育。孙岭峰坦然“困难的时候我无数次的想过放弃,而且我跟很多人说,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可以负责任地说——保证不干,因为这件事太虐心了。但我不能放弃也放弃不了,因为这些孩子进入到我们基地后,他的命就跟我们拴在一起。孩子们以前在山区,什么都没见过,我们告诉他世界有多美好、社会有多好,告诉他们要有梦想,要努力,我们不能就这样丢下他们。做公司不想干了,可以清算,但这件事如果不干了,清算的不是财、钱,清算的是孩子的梦想、理想,这个不能清算,所以遇到困难我们也只能扛着一路往下走。”

2019年12月,本来只有男队员的爱心棒球基地迎来了第一拨女队员,共18名。

王伟力站在桥上远眺,下一部“心电影”在构想

《天堂电影院》中有台词说道:“躲不过的沙暴都是风景,人生比电影更加艰难。”

每个周六的上午盲人观众比肩继踵的走进电影院坐好,电影原声配着老王的同期声,有人说这里就是“天堂”。

据国家权威部门统计,中国是世界盲人最多的国家,约有500万,占全世界盲人口的18%。他们不仅面临各种生活上的不便,精神世界也极度匮乏。

在北京市西城区鼓楼西大街的一个四合院里,有一间20多平方米、专为盲人“讲电影”的“心目影院”,自2005年开办以来,许多盲人朋友每周六都按时结伴前来“听电影”,风雨无阻。

心目创始人王伟力,今年58岁。在一次偶然的接触中,他注意到盲人虽然看不见影像,但仅是听到电影的声音就特别激动,情绪随着剧情的发展而起伏强烈。王伟力决意为盲人 “讲电影”,让他们多一个感受世界的途径。

在众多盲人听众中,有一位40岁左右失明的老奶奶的反馈让他记忆犹新。

这位奶奶在黑暗中生活的时间一长,渐渐觉得生活毫无希望,“做梦都没有画面”,直到某天“观看”了“心目影院”的电影,她瞬间感觉:就像关在黑屋子里面一下子天窗打开了,年轻时在公园和老伴看着小木船和海棠花的记忆,一下子就都浮现出来了。

如果亲自蒙上眼睛体验,你会感知到一些东西。

Memo站在桥上观察,自由视角滋养灵感

Memo曾经在美国海军陆战队担任步兵队长,去过叙利亚上战场,出生入死,经历过普通人难以想象的人生。2021年,他已经在中国从事了15年的教育事业。

Memo主张:教育意味着激励,而不是把知识塞进你的喉咙。“我留在中国的原因是因为中国将在未来几年成为最强大的国家。所以,我在教育最强大国家的未来。通过在对的时间做教育,我知道我将会给世界带来真正的改变。选择中国,就是选择未来,给未来的中国人更多选择,用自己的力量,让知识丰沛的更立体,并在全世界范围内流动。”

真诚态度中暗含着转变的契机:当代中国孩子们小学一年级的父母,他们30岁出头,当然接受了中国传统教育,但被送到海外接受高等教育。因此,他们带着不同的教育心态回到中国,并希望给他们的孩子提供他们小时候没有接受过的教育。他们愿意让孩子孩子接受和他们一样的教育。他们想要更全面、更国际化的东西。

给学生创造获得灵感的机会的资源是memo所坚持的正解。学生可以通过玩来锻炼肌肉,也可以通过互动来提高社交技巧。而且,每一个课程都一样重要,因为它是孩子全面发展的基础。

这意味着体育课不应该为了让学生有更多的学习时间而被取消。素质教育最好的部分就是它在课程之间建立联系,学生们需要用数学来做一个艺术项目,用中国诗歌来解释英语文学,或者在体育课上应用他们在科学中学到的东西。

教育在这里,贴近关于成长的,一生的,最简单的语境。

那些琐碎的日常,重复的日程,逐渐印刻成生命的轨迹,就像无解的悖论,纯粹热爱。

桥梁可以是棒球,是电影,是教育。作为桥梁的搭建者,他们将自己的内心世界投射,毓秀清朗。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图片正在生成中,请稍后...